Welcome

◎ 此處大部分的資料皆屬公開資訊,歡迎大家參考或引用。若干文章為他人撰寫,引用時請註明原作者與出處。若有任何意見,請在相關文章留下意見,或者在留言版留言。

2007/02/07

[新聞] 日本影視歌狂掀復古風

snapshot_044.jpg
2006年民謠老將吉田拓郎邀請中島美雪為其演唱會助陣,掀起最後高潮。(圖片擷取自電視畫面)

中國時報 2007.02.07

【洪金珠、張士達/專題報導】隨著戰後嬰兒潮退休的高峰期,日本的影視娛樂界已颳起強烈的「懷舊風」,無論電影、音樂及連續劇都打出懷舊做為賣點,紛紛向退休族的荷包「錢進」!此外,在反伊拉克戰爭的氣氛下,更是讓60年代反戰的西洋搖滾歌手的專輯,再度在日本市場賣得強強滾。熟年族群重溫往日的美好,年輕族群也將具有「老靈魂」視為時尚所趨,一時之間彷彿時空返轉,影視娛樂界洋溢著濃厚的懷舊復古氣息。

音樂篇

老歌衝進榜 LP盤轉熱銷

根據日本音樂市場的統計,60年代的搖滾音樂近日大賣特賣,其中尤以曾跳上熱門排行榜第8名的艾力克萊普頓舊曲「The Road To Escondido」最受歡迎。此外,英國搖滾樂團TheWho、King Crimson的精選輯,也都進入西洋音樂公信榜前30名。新力唱片甚至於去年11月,發行了音樂雜誌「老爹搖滾」,全力開發中高年齡層的音樂市場。

以中高年齡層為對象的懷念音樂,從CD全輯、精選專輯到舊貨LP大盤都成為一種流行。例如,位於新宿的「HARUZU」,原是一家專賣爵士樂LP盤的音樂二手貨店,最近因為有錢有閒的中高年客群增多,該店不僅吸引了為數不少的老爵士迷,連喜歡收集懷舊曲的年輕樂迷,也湧進店內在泛黃的大盤LP堆裡駐足良久。

懷念演唱會 一票也難求

今年為「團塊世代」的退休高峰,很多唱片公司也大力推出嬰兒潮人口的懷念老歌集,由6張一套的古典音樂精選輯,到「披頭四全集」、約翰藍儂過世後的遺作「Lover」等,都被強力推出。除了西洋音樂,日本國內同世代的創作歌手,也一波接一波地舉辦演唱會。譬如,歐吉桑民歌手吉田拓郎暌違31年,於去年9月舉行的懷念演唱會,入場券於開始發售的1小時內就全部賣完;當天入場的觀眾超過35000人,可謂盛況空前,壓軸請到中島美雪登台助唱,演唱會到了9點半的終場,老歌迷們仍意猶未盡遲遲不肯離去。

除了60年代的老歌手,就連新世代的流行歌手也吹老歌風。節奏藍調女歌手A.I.,去年就曾推出的「What's Going On」專輯,與60年代反越戰的靈魂歌手馬文蓋的經典歌曲同名,是馬文蓋對60年代環境公害、暴力、吸毒等問題提出質疑的代表作。

連續劇篇

華麗一族 吹起貴婦頭風

另外,像最近由木村拓哉主演的「華麗一族」,故事背景正是日本經濟起飛期的60年代。劇裡出現的角色,除了被批評造型「不像」的男主角木村拓哉外,其他男演員不是打扮得像貓王的抹油「飛機頭」,就是中分或三七分的「漢奸頭」。女主角長谷川京子復古的鬈鬈貴婦頭,也讓趕流行的年輕女性躍躍欲試。

今年懷舊的連續劇不止「華麗一族」,還有由上戶彩主演的「李香蘭」,也是打著30年代懷舊異國風強力推出。足蹬三寸高跟鞋、身著蘋果綠合身旗袍的上戶彩,在劇中唱著李香蘭令人懷念的「荒城之月」、「蘇州夜曲」,想必也是要賺盡中高年齡層的懷舊之淚吧。

電影篇

幸福三丁目 人情味催淚

在大銀幕上,將這波懷舊風發揮到最淋漓盡致的,莫過於「Always幸福的三丁目」。片中的昭和33年,是東京鐵塔修建竣工的一年,也是二次大戰後日本逐漸復甦的一年。到東京發展的鄉下女孩六子,滿懷希望可以到東京的大公司工作,沒想到卻來到了充滿人情味的三丁目,成為汽車維修工廠的學徒,展開了她的新生活。三丁目的鄰里巷弄間上演著一幕幕純樸敦厚的悲歡離合,在那個電視和冰箱剛剛問世的50年代,好人總是純真、彷彿就連壞人也不會太壞。

「Always幸福的三丁目」改編自日本國民漫畫,導演山崎貴巧妙運用最先進的電腦特效技術,精準重現昭和30年代的舊城街景,讓不少年長觀眾看了激動不已。儘管當年生活跟現在比起來一點都不便利,物質也不充裕,但是每個人都懷抱著對21世紀的夢想,當年開工的東京鐵塔,象徵著人類的夢想和期待,持續的向天空伸展著。

花田少年史 勾起兒時趣

與成人世界的複雜相比,兒時記趣總是更讓人回味無窮。因此根據日本同名暢銷漫畫改編的真人版電影「花田少年史」,不僅在小朋友之間發燒,連大人也愛看。片中一個頑皮的鄉間少年「花田一路」,在一場車禍中除了後腦被縫了9針外,還多了一項特異功能:變得能用肉眼看見幽靈!於是本性善良的一路從一開始的害怕不甘願,漸漸學會與幽靈溝通、交友,並幫助他們完成遺願,也更珍惜自己所擁有可貴的親情與友情,一路上發生許多笑中帶淚的動人故事。片中飾演花田一路的須賀健太,剛好也在「Always幸福的三丁目」中參與演出,已經成為日本人氣童星。

武士的責任 反省價值觀

此外,在爾虞我詐的當代社會裡,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武士道精神,也相對更加可貴與稀有。山田洋次導演繼「隱劍鬼爪」與「黃昏清兵衛」之後,以「武士的責任」(日文片名「武士的一分」)再度進入武士的世界。武士的「一分」在日文裡除了「一部分」外,指的是「自我」,也就是作為一個武士,所要承擔並遵循的責任、榮譽與價值觀。木村拓哉在片中飾演的劍術高手三村,一次為主公試毒而慘遭失明,儘管藩主給他豐富的獎賞,但幸福生活卻也因此改變,承受了巨大悲痛,失明讓他對未來感到絕望無助。不過處在黑暗中卻也讓他其他的感官敏銳了起來,靠著聽覺、觸覺與嗅覺察知周遭變化,竟因此發現了妻子和他過去的上司之間不可告人的關係。對武士來說,究竟什麼是最重要而不可誣衊的?什麼是需要誓死保衛的?山田洋次以這故事再度探討了在當代已不復存的昔日價值觀。

動畫篇

時空少女 從逃離到面對

觀眾對於懷舊世界的嚮往,也同時說明了對於現實世界的不耐與無奈,渴望藉著回到昔日的單純美好,來逃避眼前的複雜問題。由筒井康隆原著改編的動畫片「跳躍吧!時空少女」,便可算是這波懷舊風最佳的註解。片中的女孩意外獲得了跳躍時空的能力,可以離開眼前的世界,回到過去記憶裡的某段時空。初戀的滋味,兒時的點心,都可以重溫。不過女孩以為可以藉由這種能力,藉由改變過去也連帶改變現在,卻發現越搞越複雜,一發不可收拾。畢竟昔日的世界再怎麼美好,還是要回到現實世界面對一切的。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