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

◎ 此處大部分的資料皆屬公開資訊,歡迎大家參考或引用。若干文章為他人撰寫,引用時請註明原作者與出處。若有任何意見,請在相關文章留下意見,或者在留言版留言。

2004/02/08

[作家] 劉黎兒-鮭魚男女

作者:劉黎兒
出處:三少四壯集(中國時報人間副刊)
出版日期:2004.02.08

日本人在正月第一次做的事幾乎全部都加上「初」字,首次入浴為「初湯」,大年初一、初二做的夢是「初夢」,初夢能判一年吉凶,第一次化妝是「初鏡」,類此不勝枚舉,像是初寫真、初電話等,首次致詞為「話初」、流淚為「泣初」,那看來一年都會哭,所以是「初笑」比較好。我剛來日本時對於什麼都加「初」很興奮,不過一年真的什麼都能從頭來,像是處女般地凡事初體驗,實在不錯;今年我的「初觀賞」是中島美雪音樂劇加上朗讀劇形式的「夜會」。

中島美雪的「夜會」今年是第二十次公演,因為她主唱NHK紀錄片的主題曲「地上之星」創下連續四年都在排行榜的長銷新紀錄,中島美雪迷愈來愈多,「夜會」雖然公演一個月,但是門票是瞬間售罄的白金票,不過我是詩歌女神美雪的粉絲的消息從台灣傳到日本,日本的美雪迷居然邀請我去觀賞「夜會」,網路的力量實在驚人,讓我有了今年的「初感激」;「夜會」過去都是年底的盛事,今年首次在正月公演,美雪說不是自己想穿「振袖」公演,是因為劇場的檔期,她原本也想好好睡覺過個「寢正月」,這麼說,才讓我想起這位已經年過五十的女人,是位姑娘,還有穿「振袖」和服的特權,以及她是以愛睡覺聞名的,用日本俗諺說是睡到床板都下陷的程度呢!「夜會」從第七次開始便全部是為舞台演出而重新寫的新曲,連音樂也全部新作,像是這次為了夜會便作了三張CD份的曲子;而且美雪還自己擔任腳本以及製作,這大概是作為整體的表現者的一種究極的嘗試;今年的主題是「24時著 ○時發」,一看便知道與車船有關,沒錯就是與鐵路有關,劇本身與宮澤賢治的「銀河鐵道之夜」的形象是重疊的,所以是「夜會流銀河鐵道」,賢治的童話是貧苦孤獨的少年與為了拯救自己而溺死的好友,在夢中搭上了環遊星座列車,而與死者共遊宇宙的奇幻物語;美雪的劇中,搭上電車的是返鄉才能獲得新生的男女,所以在抵達的同時,又開始出發,是一種再生的寓意。

夜會裡的軌道,是人生的軌道,也是擠著想要回到自己誕生的地方產卵的鮭魚的河川的軌跡;美雪是北海道出身的,所以對於鮭魚這種特性尤其熟悉,她說「鮭魚平均在生後四年會回溯到自己出生的河川,而且不會找錯,產卵後結束一生,牠們銀色的身體染成紫紅求偶色,回溯源流之旅,也可以看成是尋死之旅,但是即使牠們的身體在河川上游的石頭縫隙間,因為耗損不堪而告斷氣,但是牠們的靈魂一定也會從卵孵化成小魚而開始游向大海去」,所以她是將鮭魚的生命旅途寄託在「銀河鐵道」,牠們的水路的轍轉,便是主角命運的選擇。

美雪發揮了她固有的慈悲來照顧所有拚命持續旅程的靈魂,然後每個人都可以重新轉生無數次,然後又一起前進、奔走,雖然有些軌道是被鋪好的,雖然人都會想要拒絕被決定的人生,雖然有些人生是無從選擇的,但是人還是想要自己選擇,想眺望軌道外的風景,或許發現一條已經腐朽長草的廢線才是自己的人生;軌道有盡頭,但是盡頭也是下一個人生的開始,要有消失、喪失,才有新生,所以她的劇中的女人是讓自己所愛的男人忘記自己,才能拯救男人的生命,變成不相識的男女又開始一個新的邂逅。

美雪是看鮭魚而有所思的女人,我覺得她的母性愈來愈強,如她所說的「我還沒放棄當女人」;讓我想起我看過一篇非常喜愛的小說「看鮭魚去」,是內海隆一郎寫初老的男人去北海道看鮭魚回溯,因為他年輕時的一位女人常常會訴說回溯的光景是「無數的背鰭刺穿河面猛然前進,即使在水中插上竹竿,也會照常移動而不會倒下去,鮭魚群是如此密集、擁擠,還有擦過岸邊回溯的巨大的魚影」,河川像是全般都隆凸起來,鮭魚從河口逆流而擠過來,好幾層相疊的背鰭,那種拚命的生理以及散發出的荷爾蒙,連河水都腥臭起來。

看鮭魚的男人是因為戰爭而變成半個精神上的廢人,但是他也因為回溯到那女人的家鄉的北海道,才知道那女人返鄉為自己生了一個已經長成人的孩子,同時也讓一個無家可歸的少女黏上自己,像是換得另一條新生的小魚,所以不僅是女人,連男人也應該自己胸中有能回溯的河川!

(本文承蒙劉黎兒小姐同意得以轉載,欲轉載本文者請先得到原作者同意。)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