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come

◎ 此處大部分的資料皆屬公開資訊,歡迎大家參考或引用。若干文章為他人撰寫,引用時請註明原作者與出處。若有任何意見,請在相關文章留下意見,或者在留言版留言。

1995/05/08

[新聞] 日本「新音樂女王」中島美雪 像隻一身紅的鬥魚

平常很少與媒體溝通 難得接受外國人採訪
暢談創作心路歷程,自謙工作與婚姻無法兼顧,實在太笨了
中國時報 1995.05.08
◎曾淑美

純紅羊毛衣,深紅髮箍,酒紅唇膏,粉紅長褲。「日本新音樂女王」中島美雪一身紅地翩然出現了。

非常纖瘦、極白皙的皮膚與極烏濃的長髮,宜於上鏡的巴掌臉,一雙聰慧而體貼的澄澈眼睛,實際43歲而感覺像23歲,衣服樣式的家常性緩和了紅的刺激性。

天啊,我心裡嘀吐著:從來沒看過這樣一身紅的雙魚座……,看來是一隻深藏不露的鬥魚。

落座後一連串抱歉:路上大塞車,所以遲到了。真的非常非常真誠的歉意哦。

對於超級巨星的遲到我早有心理準備。之前中島美雪身邊工作人員擺出來的陣仗,才令人幾乎停止呼吸,其戒慎程度猶如雅子皇妃接受採訪呢。

不錯,我們的採訪地點恰好是在日本皇居旁的NHK電台之頂樓餐廳。而我,據說是中島美雪第一次接受「晉見」的外國人。

意識到自己是道地的亞洲人

問:台灣某些文化人很偏愛您「East Asia」這張專輯,因為裡面處理「身為東亞人」的主題非常有力,令人感動。

答:在歐美旅行時,置身於陌生的白種人國度裡,我很難不意識到自己是黑眼睛黃皮膚的亞洲人,道道地地一個亞洲人。「East Asia」歌詞有一段:
我的國家在哪裡呢?
地球吃吃地邊笑著邊旋轉
地名叫東亞,有著黑色眼瞳的國家
名雖不見經傳,但它就是東亞

這就是我的真實而抒情的心情吧。

至於中國,我一直覺得日本似乎是從中國分裂出來的一塊土地、一個民族,我對那片大陸有一種懷念的感覺,一種nostalgia。

在構思上次「夜會」演唱會時,一直想把故事場景抽離擺在外國。那擺在哪裡呢?看看自己的臉,怎麼看都是亞洲人,再加上一向對「中國」的鄉愁,最後就決定把地點擺在中國。

問:為什麼在年度演唱會「夜會」中選用「小羊乖乖」這首民謠串連全場?

答:決定了故事地點之後,就想選一首中國的搖籃曲來表達劇中的主題。我問一位台灣來的朋友有沒有適合的搖籃曲,他告訴我有這麼一首民謠,我一聽就覺得非常適合。很奇怪,全世界的搖籃曲都是最溫柔、溫暖的……

(沉默了一下下,中島美雪忽然提到剛出道時,曾受到台灣旅日紅星翁倩玉照料的往事,並且強調翁待……缺文)

失戀一次,可以寫一百首歌

問:你如何作詞、作曲呢?比方說,是先有詞還是先有曲?如何決定歌曲的表現形式?

答:從歌詞開始到曲子的旋律到編曲、演奏……等,全部都是一開始就在腦子裡。寫的時候彷彿就有聽到聲音的感覺。所以,進行錄音時與在腦海中響起的「最初的聲音」是否貼近,是相當重要的。有時候在錄音時或現場演唱時會出現與「最初的聲音」一致的瞬間,我想這種快感可能就是我無法脫離音樂的理由之一吧。

問:那麼,創作的題材與構想是如何捕捉的呢?

答:我並不是在睡覺的時候也可以創作的天才型。我只是安裝幾支天線等待著而已,當偶爾有些訊號通過,就是將這些出現的詞彙用網子捕捉起來。所以也有在完成的階段還不能理解詞彙的作品,在經過多年才恍然大悟:啊,原來是這個意思!

問:那麼,並不是像您的歌曲般不斷地重複失戀的經驗囉?

答:那並不是次數的問題,而是執念深度的問題(笑)。被甩一次也可以寫一百首歌。雖然失戀一百次寫一百首歌的人也存在,但我想那效率似乎不好(大笑)。

不太聽音樂,只愛自然聲音

問:剛才提到「經過多年才理解歌詞的含意」,是否後來重唱「時代」也是因為這個理由?(註:「時代」是中島最著名的經典作,她於一九九三年新翻唱)

答:「時代」這首歌,在每一年考試、畢業的季節需求就會增多,十八年來聲音都沒有改變過。也許我大可不負責任地任它每年播放。但我開始在意了。曾經想過,已在世間發表過的作品,重新再作一次是不潔的。但是又想,如果放任著它的話,似乎又是逃避責任。詞、曲、歌都是我發表的,只是當時,編曲部份我完全沒有接觸,我重新唱是想把這部份也變成我能確實負責的一部分。

問:您的許多作品是從女性觀點寫的,也有如新專輯「Love or Nothing」是從男性觀點寫的,您如何在作品中辦到觀點轉移?

答:人類在分成男女之前,大家都是一樣的(笑)。在我的作品中,也有不分男女的歌,但那也是我的一個層面吧!甚至有不是人類觀點的。像「天空和妳之間」就是決定站在狗的立場所寫下的歌曲。我想狗的視線很低,天空對牠們來說一定很高吧。

問:聽說您算是「不太聽音樂」的那種人?

答:我喜歡自然的聲音。麻雀、蟬、蟋蟀的鳴叫聲,流水潺潺的聲音等等。每當用過電腦、電子合成器之後,歌曲錄音量重複十次之後,感覺「成功!應該有九十分了」的時候,就會走出錄音室。麻雀總是吱吱地叫著,有時候還覺得真是輸給了麻雀呢,我喜歡自然的聲音。

人們刻意做的聲音,對我來說都是音樂。現在我想要有一副聽診器。(中島的父親是北海道的婦產科醫生)據說透過聽診器可以聽得見樹幹吸水上來的聲音,在沒有車子往來得安靜的地方就可以聽得見。現在真想試試看!

並不是因為工作而無法結婚

問:可不可以談一談關於歌詞的部份呢?您所寫的詞是非常獨特的。

答:雖然歌詞與說話類似,但我想還是有專屬於歌詞的文字,我覺得那也與詩的文字不一樣,因為歌詞是與旋律共同結合而成立的,歌詞並不是讓眼睛去讀的東西,所以在讀我的歌詞集時,可能會出現與歌唱時不同的詮釋。

問:對於身為女性而又不想受限於女性角色的人,您有什麼建議?

答:我是屬於無法同時做許多事情的人。所以從片面看,可能給人:「啊,因為工作而無法結婚」的感覺,其實沒有這回事,最重要的是不要把自己侷限起來。我不希望大家以我的例子來做警戒,以為工作的話就會像我一樣沒結婚。我是因為笨拙才會如此……(缺文)。

4 意見:

匿名 提到...

http://zjj.myanyp.cn/UserData/Data21/225912/photoes/040823530303796.jpg

DLJ

老塞 提到...

謝謝DLJ提供原文報導。為了大家閱讀方便,我之前已有打字,將此篇新聞收錄在這裡了。

這個圖檔,最早最早,是由美雪迷蔡裕仁先生提供的 喔,十幾年前了吧!

建興 提到...

突然想到,當年曾淑美在LOVE OR NOTHING專輯寫的內文也值得一收。

老塞 提到...

是的,我仍保存著,有空的話,再po上來好了。

張貼留言